热门链接: 师大老虎机白菜 | 新生宝典 | 邮件系统 | 办公系统 | 杀毒软件 | 教务系统 | 师大人事
新闻 国内 国际 社会 军事 国内 国际 评论 健康 疾病 药品 养生 生活 旅游 美食 购物 时尚 时装 美容 科技 手机 数码 IT 教育 读书 出国 考研 体坛 NBA 足球 综合 娱乐 八卦 明星 星座 影视 电影 电视
 
当前位置: 老虎机白菜>>教育视点>>正文
教学点撤了,中心校生源也在减少
【作者】胡志中  【来源】中国青年报  【日期】2015/06/16 16:08  【点击】[]

对于乡村教师孟新林来讲,山西岢岚县宋家沟乡20多个村教学点的逐年减少,直至只剩下4个,好像并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情。

当年他离开村里的教学点,回乡中心校教书的时候,并未觉得不舍——至少,在他的记忆里是这样的。

“这是教育发展的必然。”孟新林笑了笑,仿佛在描述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有条件的都去县里,甚至市里,留下的都住在乡中心校,村里是留不下人了。”

因为这个“必然”,和尚泉村年仅7岁的浩然(化名),每周要独自步行5里山路去赶乡里为数不多的几趟公车,车行一个多小时,到离家60里外的宋家沟乡中心校上学。

同浩然一样的孩子,在宋家沟乡还有50多个。他们自小离家,独自去几十里以外的地方上学,寄宿在学校。

“在新型城镇化发展背景下,以宋家沟乡学校为代表的农村学校,受到最大的影响就是农村教育形态面临巨变,可是教育发展不能在放弃农村教育的前提下实现。”岢岚县教育局局长姜大田说。

城镇化浪潮改变农村教育版图

1992年姜大田曾担任宋家沟联校校长,当时宋家沟村有近700人。教师作为村里仅有的几个知识分子,虽然清贫,却也受人尊敬,书教得有声有色,村民很认可。而如今村里几乎没了人,越来越多的农民进城打工,青壮年在村里待不住。

在此过程中,老百姓清楚地看到了教育的城乡差别,“所以他们想尽办法,把自己的子女送到教育资源和教育环境比较好的城里学校”。

再加上岢岚是国家级贫困县,现行200人以下的山区贫困村整村移民扶贫政策,更是令农民举家搬迁进城,这也成为乡村校生源减少的原因之一。

姜大田认为,在城镇化浪潮中,农村或将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人口迁移和最大的教育版图改变。

宋家沟乡小学就是其中“撤点并校”的产物。随着近10年来乡里10多个教学点的消失,留在村里的孩子几乎全部寄宿在这里,而目前这所学校总共只有52个学生。

“宋家沟乡寄宿制学校是政府扶贫的重点项目,硬件设施在全县也数一数二,学生如果能增至100多人,是最合适的。”校长程敏告诉记者,学校现在有教师10多人,按照当前教学条件,完全可以轻松接收更多的学生。

“学校好,但立不起来,有条件的都进了城。县城学校人满为患,都超了班容量;农村则学生很少,有的乡村学校就是一两个孩子,办不下去。”

不光是宋家沟乡,在岢岚县的乡村学校,师生比例严重失衡已是普遍现象。县城教育资源紧缺,农村教育资源则存在浪费。

“拿宋家沟乡学校来说,学校一个班现在大约有6名学生,如果增至20名学生,当前的教师、教学资源也都足够用,这就是浪费。”

然而,即便“师资过剩”,姜大田却认为乡村学校仍缺老师:现在提倡学生全面发展,科任教师少了绝对不行,会让很多课程开不起来。

乡村又遇农民工子女返乡就学潮

宋家沟乡中心学校6年级女生小美(化名)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妈妈了。“妈妈在我很小时离开了家,再也没回来过。”她淡淡地说,眼神有些忧郁。

这些留守在乡村学校的孩子,大多家境贫寒,来自单亲家庭。仅仅在宋家沟乡学校,就有超过一多半的学生,来自单亲家庭。

“我们这里的孩子,有的是留守儿童,有的是单亲,都缺少关爱,缺失家庭亲情,比较敏感。”校长程敏表示,“留在乡村学校的孩子更需要关爱。”

如何培养留在乡村的孩子,成为乡村学校校长们共同面临的问题。

程敏正在尝试进行一些教学方式的改变:“教育,不光是学习成绩的问题。我校的办学特色是‘德艺并举’,全县仅有的两所乡村学校少年宫之一就在我们这儿。”

姜大田说:“尽管城镇化建设发展快速,可总要有人回到农村来,在这里生活。别的事情可以变化甚至消失,但是乡村教育不能消失啊。”他认为,随着我国农业现代化建设的加快,未来几年不少跟随父母走出大山的孩子可能还会回来。

因此,尽管困难重重,学生越来越少,但这个国家级贫困县,仍然坚持把大山里的乡村学校办好。“就算学校只剩下一名学生,我们也要把学校办好,农村的孩子也应该享受到优质的教育。”宋家沟乡学校的特岗老师南君说得很坚定。

最近,情况正在向姜大田预测的方向发展。

“我们这里往年一过正月十五,人们就要外出打工。可今年,多数人走了没半个月就又回了村,开始安心种地。”笔者走访中,村里不少曾外出打工的农民说,今年因为市场不景气,外出打工很难,几乎找不到活干,他们只能回来种地。

“可是带着孩子回到村里,村里的教学点没有了,乡里的中心校又离家太远,得住校。”返乡农民工宋国富回村后对于孩子的就学,顾虑重重。他觉得,孩子还小,学校条件再好,总不比生活在父母身边。独自生活虽然锻炼了孩子的吃苦精神,但得不到父母的呵护,对心理肯定有负面影响。

这些返乡的农民工对乡村教育又提出了新的要求。

在宋家沟乡学校一间只有5张桌椅的教室内,黑板上有白色粉笔写着一行字:和我们一样享受春天。这是宋家沟乡师生的愿望,也是所有人的愿望。

【责任编辑】陈玲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Copyright 2007-2010 贵州师范大学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贵州师范大学新闻网技术部 投稿信箱:gznuxb@163.com gznuxb@gznu.edu.cn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IE7.0以上,分辨率最佳1024*768)